昭息 .

微博:@_昭息_
人间善良
更文贼慢,有耐心的话就多等等谢谢啦
文章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尽力的
坑很多,冷了不少,不过一般发出去的就不会随便弃掉。
不喜欢ky,不喜欢看就别看,不要浪费您的唾沫。
写文巨ooc

一些话

这些年我过得原来越糟,真的害怕了…

寺岛树书:

中学时候我在网上认识一个女孩子,小我一岁,家境极好,今年到法国读工程。应当说她是第一个让我感知到,原来不是所有中学都像我们那样狼狈的人。

我高三那年她高二,课程已经很少,她同我讲她们一届三百多人,参加高考只有几十个。我从初中开始放学一直是在八点过后,她非常惊讶,因为她上到高二,放学最晚是六点。我看到她发来的消息的时候,靠在卧室的窗帘上,光线昏暗,我几乎是滑稽地回信息让她不要胡说。

后来我知道她初中开始学法语,高一到法交流,高二笔试面试通过就直接出国。她喜欢日语,高二那年考过了n2和b2,她中学时代结束的时候,英法日语已经都可以无障碍交流。我同她讲话,非常明显地感受到她考虑问题的方式在根本上与我不同。她没有受过什么经济上的苦恼,言谈非常自然的、理所应当的说起奢侈品牌,留学出游。

我当然感受得到她没有炫耀的意识,因为她也不了解还有我们这样的中学生活。诚然她知道高考、毛坦厂、复读,可这些于她而言只是符号,只是作为一个中国的中学生,所有人都知道的标签。如同现今我们看从前革命的心情,再恐怖都还是与我们的生活无关。

她说到她学法语,选择学校的余地并不大,她学英语的学姐会收到十多所大学的offer。高三就没有什么人上课了。

我中学不太用手机,即使用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很大程度上是她让我看到许多窗口,她练钢琴、英文书法,参加学校社团,在社团月组织活动。高一我参加学校的文学社,被数学班主任揪过去批评,那是我第一次参加社团,只去了一次。后来我知道我们高中的社团完全只是挂名,没有生存空间,所有的空气都留给高考。

那时初高中男生染发抽烟,女生烫发恋爱堕胎,都以为自己对得起青春。我初中也一度认为抽烟的学长很帅,可是然后呢,青春就这样结束在路边。

后来我同她聊天,才发现原来她的生活里并没有这样的同学,她的认知,早我很久就在成熟。

我大她一岁,每每交谈,总感到在观望另一个与我毫无干系的世界。那时我相信寒门贵子,相信高考是唯一出路。我不知道有人从来没有上过晚自习,没有熬夜背课文写作业。我以为学校揉皱的不是我们。

后来我接触到愈来愈多人,发现从前我身边的人都在为我们的狼狈找掩体,从来没有人直接告诉我,出身与平台真的很重要。可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我的学妹如果生在一个寻常家庭,她何以不受折难。

我不是不再相信寒门贵子,只是我知道了寒门贵子这个词绝不是一种常态和信仰,它只是一个名词,一个少见的,揉碎数不清血肉与呐喊的称呼。

我有一个非常努力的同学,高一开始每天五点半起床,十一点回寝,坚持一个人坐。最后她只考过了二本线多一点。返校那天我问她平日成绩都不错,怎么这次突然失常。她少见地笑了笑,说她也不知道,她不想复读了。我直觉地想说那你不亏吗,你这么努力…。但我最终没有说,我知道她比我清楚答案。那天她站在七月的阳光下,干瘦,黧黑,平静接受命运没有回声的答案。

前段时间中学老师说起让我假期回校给他的学生讲讲大学生活激励他们,我觉得滑稽,如此有什么用呢。我想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有多得多的人比他们幸运,出身它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决定因素,你的努力并不会都实现。我想要他们了解到世界广阔,人类繁杂,而既然我们已经被命运分配到这里,能做的就是恭顺地高贵地领受我们的命运,不只看到我们眼前的土地。

我们真的是普通人,但我们知道我们是普通人,我们有自我和世界认知。有时候我也会羡慕她,可终归只是一种不成熟的想象,这些想象归根结底还是存在于对自己的期望里。所以重要的还是自己,是看到并明晰自我。

有人说比较使人不幸福,可是我们需要目光,这个目光最终投射是为我们更好的生存。而比较,比较是畸形的世界探索。

我很感谢她,我也没有仇富心理,说到底,她出身好,也是她父母辛苦工作的结果,而她同样需要努力。她今日如此明亮,并非只是家庭的灯光。

我希望有她这样的人存在,这是命运盛装的孩子,我希望她一路周顺。

而我,我们在认知里,在宇宙中寂静降落。


最近风头真紧

不过幸好我是个连正常文都八百年一更【闭嘴】的清水文博主

好的我其实最近已经有脑洞了

不知道为啥我一上课思绪就飘走

一飘走就有脑洞

为此特意准备了一个小本子 方便上课时候写

这几天估计就发了


【魔道/忘羡】恭贺魔道第一季完结

#五分钟产物 质量不保证
#我爱魔道,也爱大家

云深不知处,静室内。
蓝忘机来回走动不见魏婴,心里隐隐有些急时,魏无羡突然从拐角处跑了过来。
“蓝湛!”
魏无羡快步向蓝忘机跑去,直扑蓝忘机怀里。
“魏婴。”
蓝忘机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低声应到。
“我爱你!”
蓝忘机似乎一瞬间僵滞了一下,随后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我也是。”

世人都说我们是神仙眷侣。
我知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直到天荒地老。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
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一件也不会忘。
我爱你,蓝湛
我也爱你,魏婴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感谢 墨香铜臭
感谢 视美影业
感谢 杰大等配音演员
感谢 一直理智爱魔道的你
2019,不见不散

【渣反/冰秋】《今天师尊的头也很疼》

#非常磨叽和ooc
#各种形式的日常
#有没有后续看那个叫做灵感的大爷心情好不好

XX年8月5日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以前不是那么在意和保护洛冰河,现在的自己绝对会被冰哥削成人棍导致缺胳膊少腿还连累整个苍穹山。
可是现在的洛冰河……
他妈简直不是一言难尽能形容的……
————————————————————
“师尊~你在写什么?”
正在思考人生的沈清秋瞬间感受到自己腰间一紧,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环着的两只胳膊,还有颈窝里的脑袋,被迫无奈放下了笔。
洛冰河看了一眼沈清秋写的那些话。
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
嗯,用的简体字,洛冰河看不懂,完美。
感谢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牛逼。
“呜……师尊对不起……怪弟子愚钝……不明白师尊写的是什么意思……”
言罢,嘴一撅,眼泪说来就来。
屁话!你看懂就神了!
沈清秋忙把笔放下,抬手擦着洛冰河的眼泪,说:“这有什么好哭的,不哭了。”
洛冰河眼泪一下子就不流了,立马抓住沈清秋的手来回在脸上蹭,趁机占便宜。
沈清秋:“。。。。。。。”
眼泪太不值钱了,说收就收。
沈清秋把自己的手从洛冰河罪恶的双爪里拽出来,又转过身去拿起笔,只觉环在自己腰间的胳膊又紧了几分。
这是不可能继续写了,不过还是要拿出绝世黄瓜出生自带的绝世装逼气概。
“师尊,到时间了,弟子去做饭。”
沈清秋随口应了一句,点了点头。
洛冰河立刻使劲儿在自家师尊颈窝里吸了一口,一溜烟的跑进了厨房,随即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叮叮咣咣的一阵声响。
沈清秋回想着以往洛冰河种种孩子气,无奈扶额,忧愁的抚摸着自己那似乎越来越高的发际线。
把笔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刚刚被洛冰河那么一搅和,这时倒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写。反正自己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最终沈清秋还是放下了笔,望着窗外吹着风发呆。
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沈清秋看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拿起笔又添了一句话。

“师尊!菜做好了,来吃饭吧。”
“好。”
未关的窗户,微风轻轻吹起了沈清秋的那张纸,阳光照着沈清秋最后写的那句话。

“这样下去,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坏气氛小剧场:

“我沈清秋,就算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弯了变成给和洛冰河上床!”
“真香。”
——完——

那时师尊是想到了冰妹的任性的同时,又想到了冰妹待他实心实意的好,心里一阵暖流,所以补下了那句话